桂木还不知道他已经被路过的带土发现了,回到家中以后,他难得的没有修炼,躺在床上思考着。

    “灭族之夜之后,鼬应该就要加入晓了,在之后最近的危险应该就是等待毕业之后的那场中忍考试了!”

    虽然中忍考试中的其他人包括我爱罗在内,桂木都不怎么在意,但是在里面可是有着一个想要长生的大蛇丸的。

    唯独他,目前的桂木可是一点信心都没的,对方毕竟是成名已久的三忍,而且在原著里各种看之必死的情况下,他都活了过来,貌似还是忍界唯一相信科学的人。

    桂木上辈子可是最佩服科学家的,他小时候的愿望就是这个,虽然长大后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。

    “不过等毕业以后我还有一个SSR呢!”

    这才是桂木现在最期待的,等到他毕业后,实力绝对会大增一波,那个时候他差不多12岁,身体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娇嫩,查克拉或许不会太多,但是应对一般战斗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未来呐!”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一切都还太遥远,距离他毕业还有好几年时间呢,在此之前还是先掌握好雪女和烟烟罗的能力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尤其是烟烟罗,桂木觉着如果他能做到瞬间烟化的话,面对一般的体术忍者,似乎算的上免疫物理攻击,当然了,面对忍术的时候还是有些尴尬的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晚悄然过去,现在的忍界并没多少人知道,在这个夜晚之后,硕大的宇智波仅留下了三两个人存在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缓缓的从东方照射而出,眨眼间便铺满了整个大地,金灿灿的,仿佛昭示着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,虽然对某个写轮眼的少年来说,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在快上课的时候,桂木来到学校,想起昨晚发生的事,情不自禁的往佐助的位置上看了一眼,果然是空空如也,不见任何人影,要知道佐助可是从来没有迟到过的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在心里再次叹了口气后,桂木回到了位子上,看着身旁有些担心望着他的雏田,整理了下,笑着招呼道:“早上好,雏田!”

    “早上好!”

    雏田也小声回了一句,然后对着桂木问了一句:“桂木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??!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桂木笑了笑,不在意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感觉你好像很不高兴!”雏田小声的回答了下,然后再次问道:“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桂木沉默了下,然后才点点头,说道:“嗯!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,已经过去了。不过,雏田要是能安慰的给个奖励的话,我觉着我会好的更快的!”

    “不…不要!”

    经过这么久,雏田还是无法坦然面对桂木的这种要求,脸红着拒绝道,不过看着桂木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样子,虽然明知道他是装的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忍:

    “那…那就…”

    “就什么?”桂木马上露出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跟在桂木身边这么久,雏田虽然对他人还是内向害羞的性格,但在桂木面前已经开朗了许多,因此看到桂木变换的表情后,又忍不住想逗逗他:“没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诶!”桂木楞了,他印象中雏田可不是这个样子,看着脸蛋红扑扑,却是笑嘻嘻的雏田,受宇智波影响的心情也好了许多,然后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: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就是要奖励,你不答应也要答应!”

    就在桂木和雏田打情骂俏之时,班级里的其他女生和鸣人和在诧异佐助的去向,直到伊鲁卡来临,宣布佐助生病请假后,才止住了她们的猜测。

    本来请假也没什么,是人都会生病,当然,笨蛋可能除外,但是直到过了三天之后,佐助依然没有来上课时,班里的小姑凉和鸣人开始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课间,鸣人在桂木的身边不停的徘徊着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晃悠了!”

    看着身旁的大电灯泡,桂木也很无奈,对着鸣人催促的问道:“有什么事快说!”

    “桂木!”鸣人的表情有些踌躇,过了半天才开口道:“你说那个臭屁的家伙到底怎么了,这么久还不来学校!”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桂木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感叹,才三天不见就这么想念了,怪不得原著里佐助叛逃后,鸣人废了那么大的劲也要追他回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想知道,去看看不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诶!桂木你知道那个家伙在哪?”鸣人一脸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笨蛋!”桂木敲了下鸣人的脑袋,开口道:“你不会找伊鲁卡老师问一下吗,而且伊鲁卡老师之前好像也说过,他是生病了吧!”

    “也是??!”鸣人挠挠头,一脸傻笑的样子问道:“可是医院在哪???桂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桂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,他觉着这个世界上要是有治智商的药该多好,他一定要帮鸣人买一点,提升一下脑力。

    放学后,桂木去找伊鲁卡确认了下,然后带着鸣人还有鹿丸、丁次前往木叶医院,至于雏田,桂木并没有让她跟来,在灭族前,日向和宇智波一族的关系并不好,所以即使是同学,带上雏田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来到医院,桂木走到前台,朝着一个护士模样的女忍者询问了一下:“请问一下,你知道宇智波佐助在哪个病房吗?”

    “宇智波佐助?”

    前台的忍者一愣,眼中闪过一丝怜悯,接着仔细看了看桂木他们几个,好奇的问道:“你们是他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桂木点点头,回答道:“我们是他同学,听老师说他生病了,所以来看望一下他!”

    “他在222病房!”那人看了一下后,对着桂木答道:“不过他的身体需要静养,你们别再里面待太久打扰到病人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!谢谢,我们知道了!”桂木道了声谢,然后转过身,招呼三人道:“你们先上去吧,我一会儿就到!”

    鸣人他们也没在意,见‘妻’心切的他应了一声后立马跑了上去,到是鹿丸疑惑的看了桂木一眼,然后又看了看工作人员,思索了一下后,才跟上鸣人的脚步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相继上楼以后,桂木才回过头,对着一脸微笑看着他的女忍者问道:“打扰了,能不能再问一下,我朋友他生了什么病??!”

    “唉!”女忍者长叹了一声,接着才有些同情的说道:“你朋友他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,现在整个家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了,情绪有些问题,你们多去安慰安慰他吧!”

    虽然桂木清楚是怎么回事,但仍装作一副迷茫的样子,问道:“只剩下他一个人?”

    似乎女人都有八卦的潜质,忍者也不例外,对方也不在意桂木小孩子的样子,悄悄的凑到他的身边,小声道:“听说是他的亲哥哥把他的整个族人都杀光了,接着叛逃了,只留下了他一个人?!?br />
    “而且啊,他哥哥还……”

    离开了那名八卦的女忍者,桂木来到病房前,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鸣人那叽叽喳喳的声音,根本就没有把之前不要打扰到病人的话听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