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练圣城,又被人族称作赤练妖城,妖族本身是很奇怪的,或许是因为妖族的灵智开启较晚,在许多妖修见识过人族城池后,都会让自己的下属去尽力模仿人族城池,所以妖族七大圣城,乍一看和人族城池并未区别,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妖族圣城之中,满街妖修伪装成人,不吐妖言,不争斗、不抢掠,大家均是公平买卖,整个风气比人族城池还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此刻妖族已将紫玉遮天罩拿掉,满城的妖气,很难掩盖此地是妖族城池的本质。

    赤练妖王府是按照三十六城城主堡垒所建设,此刻的赤练城堡之中,聚集了妖族势力最大、修为最高的一群妖王。

    陆虚和赤练夫人在妖王府的一座偏殿里,背对这赤练夫人,陆虚身上散发着无穷的邪魅气息。

    “陆虚大人,人已经送到?!背嗔贩蛉硕月叫楹芄Ь?。

    陆虚点头道:“恩?!?br />
    赤练夫人道:“大人,老身不明白,我们给了她三个月时间,临到最后,她居然还是出卖了我们,现在让她去劝聂无双,有用么?”

    陆虚缓缓转过身来,对赤练夫人道:“这一次,不是让她去劝聂无双,你别忘了,还有丹心合体**?!?br />
    赤练夫人叹息道:“这姑娘,心境变化太快,这趟我只是让她去劝劝聂无双,并未提丹心合体**的事,她会愿意么?”

    陆虚眼光望向虚空,一字一顿道:“她会愿意的?!?br />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而在赤练城堡的地下石室里,囚禁着一个筑基境的人族开叶门雪松堂弟子:聂无双。

    云浅若一袭白衣长裙,轻纱披肩,面上永远是那副平淡若水的模样,只见她缓步走上前来,双眼之中似有深意。

    聂无双拉开圆桌前的一张座椅,示意云浅若坐下。

    云浅若看着聂无双,也不说话,直直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聂无双脸色有些发白的看着眼前这名美丽的女子,那张动人的容颜里似乎饱含着无穷无尽的悲伤和愤怒,那种感觉根本不需要表情和语言表达,仿佛就刻在美丽的骨子里。

    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,沉默许久,两人对视一眼,聂无双本想说点什么,话到嘴边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云浅若似乎看出了聂无双的反应,眨了眨眼,不经意道:“往事随风,一切都已过去?!彼嫡饣笆?,言语中没有任何波澜,仿佛这一切真的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云浅若,聂无双脑海里泛起自己母亲去世时的景况,那时他年纪不大,但他至今依然记得,娘从怀里摸出一口食物,递到自己嘴边,轻声说:“吃吧,以后娘不能陪你了?!薄澳锬阋ツ睦镅??”“娘要走了?!薄?br />
    只想了一下,聂无双就不敢再想下去,他内心里对母亲的思念不停的开始翻涌。

    聂无双忽然伸手过去,抚摸了一下云浅若的头发。

    云浅若原本低头看着桌面,并没有反抗,也没有拒绝,只是双肩微微一颤,抬起头,对着聂无双,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此美丽的一笑,如此凄惨的一笑,如此悲伤的一笑,如此痛楚的一笑。

    聂无双在那瞬间心神失守,他心底猛然有一种冲动。

    好久好久,云浅若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笑过,她笑的时候她自己都感觉到了,同时笑过之后她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杀气从聂无双身上传来,于是她看着聂无双。

    聂无双的手依然还停在她的头上,停在她头发上,嘴里淡然说:“你不是说敢面对许悠然出刀的元婴以下修士你没见过么?”

    云浅若忽然眼中泪花闪烁。

    聂无双一字一顿道:“杀回去,我陪你一起?!?br />
    泪珠滑落,滴在桌上,云浅若被泪花迷糊了双眼,看着聂无双,道:“这时候,有人陪着,真好!”

    沉寂了一会儿,聂无双早收回了手,云浅若眼中仍有泪花,但脸上已经恢复了那副冰霜模样,她缓缓说道:“他们让我来劝你?!?br />
    刚刚的悲伤情绪,被云浅若这句话打断了。

    看着云浅若,聂无双怔怔出神了好一会儿,说道:“云师姐,你与妖族之间,我不想问,也不想多说,我只说说我自己的感受,从沐菁、赤练夫人、尤魑妖王这里,我感受到了妖族的可怕,在凡人世界我待过,修真界我也算待过,妖族除了在虎城外,我与他们单个人应该是刚刚接触,但即便是如此短时间的接触,我就感受到了他们的不同之处?!?br />
    云浅若没有插话,看着聂无双。

    聂无双道:“一个种族,生杀予夺可以完全交与上位者裁决;一个种族,规则等级极其森严;一个种族,最强大的统治者可以为了这个种族甘愿被奴役一生,这样的种族,一旦有了机会,绝对会如同野草一般的疯狂生长,会挤压其他种族的生存空间;狡兔死、走狗烹;飞鸟尽、良弓藏。我人族存世亿万年,为什么无法一统云梦,因为人族之间无数的尔虞我诈、无数的恃强凌弱……”

    云浅若眼神之中泛起丝丝光芒,她听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不会想这些,在宗门比斗之前,我差点被人杀了,付雪松当时说了很多,我听了很多,也想了很多,我思考过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,我想过了,在云梦大陆,亿万人群里,我存在就应该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。之后我提纯之术被曝光,三宗六门一拥而至,四大丹楼垂涎欲滴,一直到了虎城里,我看见无数人因为修士之间的争斗而无辜的死去,特别是当时秦语的死,给了我太大太大的触动?!?br />
    聂无双说话略略有些激动:“那些能飞天遁地的高手们何曾管过这些无辜凡人的死活?那些妖族的妖修们想过这些无辜的人是因为他们的入侵才死去的么?”

    云浅若忽然道:“我不打算劝你,我听沐菁说了他们开给你的条件,你拒绝了,那就是说你有你的考虑?!?br />
    聂无双激动的站起身来,道:“是的,云姑娘,我可以陪你去杀许悠然,也可以去杀莫轻语,甚至于三宗六门、四大丹楼,若有一日,他们敢动我或者我身边的人,我绝不会手下留情。我既然跨入了这王八蛋一样的世道,就没打算忍辱负重,生又如何,死又如何,去他的!动我者死,辱我者灭?!?br />
    云浅若说:“是啊,生又如何?死又如何?”

    聂无双继续道:“但是无论我杀谁,哪怕我亲手将三宗六门、四大丹楼的元婴大能全部杀死,但那也是我人族自己的事!妖族?对不起,我聂无双没兴趣,也不想有兴趣,今日我聂无双有用,他们来求我,我若如他们意,明日呢?一旦明日我聂无双对他们来说是多余,他们所有大妖、小妖就会指着我的鼻子高声喊道:‘快看,人族已经灭绝了,但是这里还有一个!杀死他!’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想法,无论它多么幼稚,但它就是存在于我的脑海里?!?br />
    聂无双说到此处,缓缓坐回椅子上,望着云浅若,道:“我始终相信一句话:非我族类其心必异!除非有朝一日,我的实力足以凌驾于他们之上,那时候替他们炼丹或者是不炼丹,才能从利益、友情角度去考虑问题,否则,我聂无双若成了妖族傀儡,那对于人族来说,这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?!?br />
    聂无双话音落下良久,石室里除了他和云浅若的喘息声外,再也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望,云浅若忽然站起身来,朝聂无双说道:“我现在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提纯之术亿万人之中会在你身上出现,或许只有在你身上,这个世界才会相对的公平吧?”

    聂无双忽然尴尬的笑了笑,对云浅若说道:“刚才有些激动,见笑了?!?br />
    云浅若面上若冰,道:“我做不到,至少到目前为止,我想不到我如何才能为娘亲报仇,我只能来妖族碰碰运气?!?br />
    聂无双道:“云姑娘,你我不同,你不必介怀,也不要受我的话影响;我如果是你,只要我确定许悠然肯定会杀我亲人的话,我第一时间就会找到能够帮助我,或者说能够解救我的人?!?br />
    云浅若看着聂无双,眼里忽然多了一丝火热和决绝,道:“无双,我今日已经投靠妖族,若有朝一日,我别无选择,避无可避,要与人族为敌之时,我希望死在你的刀下?!?br />
    聂无双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云浅若缓缓转身,朝石室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那双倩影,让聂无双黯然神伤,他知道,云浅若现在其实已经算是妖族中人了。他恨妖族,但是对于云浅若投靠妖族这件事,他没有半分恨意,更多的只是悲悯,若他拥有足够的力量,他就可以带着云浅若,去找许悠然理论吧?

    聂无双不自觉的跟在云浅若的身后,缓步向前,他内心自然是不希望云浅若成为妖族中人。

    实力,缺的就是实力。

    聂无双脸上在沉思,心底在呐喊,究竟什么时候他才有实力,在云梦大陆上,做自己真正想做又能做的事呢?

    忽然,聂无双感觉一个身躯将自己紧紧拥抱,他还未反应过来,云浅若已经将他拥入怀中,只听得云浅若声音略有颤抖的在他耳边说:“人族的云浅若已死,以后的云浅若,就是妖族的妖修?!?br />
    说完她猛然推开聂无双,三步并作两步,跨到石室门口,手掌在门上一拍。

    聂无双恨不得上前将云浅若拉回来,但是他生生停住了自己内心这个想法,毕竟,他做不了什么,也代表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杀母之仇,若是自己,恐怕也找不到更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聂无双看着云浅若背对着自己,双手在石室上一拍,石室门大开的同时,一股异香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香味荡人心魄,聂无双眼睛猛然一闭一睁,睁眼之时,他发现云浅若已经转过身来,面对着自己,脸上寒霜不再,代之而起的竟然是他在沐菁脸上才能看到的那股妩媚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