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国际网站怎么样 > 玄幻小说 > 剑道师祖 > 第八百一十三章太阴神剑,隐仙谷
    “我曾在隐仙谷的秘典上看到过关于太阴神剑的记载,梅隐仙说这门剑术乃是仙人剑,可一剑撼昆仑;昔年蓬莱仙人曾用太阴一剑压得东海恶兽潜入深海,以后的三百余年里都不敢浮出水面”,

    陆鸿道。

    语真诧异地看着他,道:“你进过隐仙谷?”,

    陆鸿笑道:“机缘巧合罢了,当年我去江南游玩时遇到出谷采茶的梅姑娘,与她相谈甚欢,在江南常家宴请了她几次;礼尚往来,她也邀我去了隐仙谷,我的天地人三剑就是在那里有所感悟,并初具雏形的”,

    “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隐仙谷究竟是怎样的地方,因为我只能在梅家的十里之地,不能越界;隐仙谷中奇人异士甚多,有鸡犬之声相闻,却老死也不相往来的道门前辈;有避世而居,不问红尘的儒墨两门的先贤,也有佛门德高望重的高僧来此礼佛,有成名已久的剑侠。甚至还有散仙和真正的仙人”,

    语真心中一动:“是了,就是这个地方,当今神州之上唯一的世外桃源,前辈高人向往的清修之所,修士的朝圣之地”,

    陆鸿奇道:“隐仙谷原来是这么有来历的吗?”,

    “呵,这个地方远超你的想象,即便是昆仑仙境,南海观音宗那等隐世仙门也不见得就能够和隐仙谷平起平坐”,

    陆鸿下颚不自觉地难以合拢,显是吃惊于隐仙谷的强大。

    语真示意陆鸿落座,自己却背着手踱着步子走到窗边,自语道:“但隐仙谷怎会在江南的?”,

    回过头问道:“你还记得去隐仙谷的路吗?”,

    陆鸿眉头一凝,道:“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些,当初梅姑娘与我乘舟沿着玉清河顺流而下,那条河流经不少石崖和山壁,直如同黄河九曲一般,我们划了很久,直到一处瀑布之下才进入别有洞天的隐仙谷;那条水路虽然曲折,但当时我是极力记下的,可是三日后,她将我送出隐仙谷,那条水路我居然不记得了;连玉清河也在我心里变了样,再也找不到那一处瀑布了”,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轻叹了口气,道:“唉,可惜,我与梅姑娘仅此数面之缘,从那以后便再没有见过她”,

    语真讥笑道:“你倒真是多情,却不知你的那么多红颜知己,究竟哪一个才能落得一个好结果?”,

    陆鸿摇了摇头道:“姑娘误会了,男女之间并不是只有情情爱爱的事能做,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会让你敬仰,而那种敬仰和仰慕无关乎男女之情,只是一种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的情怀...又或许,是因为我想要成为她那样的人却求而不得,所以才那么羡慕她吧”,

    “呵,这倒像是一句人话”,

    陆鸿:“......”,

    语真道:“依你所说,隐仙谷的入口是一处瀑布,瀑布之后别有洞天;在我看来,那里有可能如同花果山水帘洞一般的确是山中的另一番天地,但更有可能的却是域门,那瀑布是通往隐仙谷的域门,真正的隐仙谷究竟在何地仍是无人知晓的秘密”,

    陆鸿点头道:“极有可能”,

    “而你出了隐仙谷关于那里的记忆就渐渐变淡,那条河也变了模样,很有可能是那位梅姑娘对你施展了大神通,使你的记忆变得模糊”,

    陆鸿想了想,摇头道:“梅姑娘不是那样的人”,

    语真道:“那便是隐仙谷中本就有禁制,无论谁进入其中他关于隐仙谷的记忆都会被抹除”,

    陆鸿沉吟道:“可我还记得在那里看过的剑术秘典,还有那几日的所有记忆都完好无缺”,

    语真想了一想,道:“那问题很有可能就出在那条瀑布和那条河的身上了,如果当真是这样,那类似玉清河这样的河流一定不止一条,域门也绝不止一个”,

    陆鸿道:“这个推测倒是极有可能”,

    语真道:“陆鸿,你是一个有大机缘的人”,

    这话颇有一些突兀,陆鸿也是一怔,旋即糊弄地笑道:“是吗?也许我的运气的确比常人要好一些吧”,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命格的确不差,从小到大都有贵人相助,如同孙瑶,莲心,杜合欢,李归阳,盖文泉这般的人物,寻常修士能遇见一个已经算是走运了,他却每每遇险时都有人助他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他也会想,如果自己的经历与独孤伽罗,何不思一般,那陆鸿还会是现在的陆鸿吗?

    他得不到答案,却更加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语真道:“何止是好一些?鲲鹏令计千秋,上古紫薇大帝,姑射仙子,隐仙谷......,这么多常人梦寐以求的东西集于你一人之身,不是天大的机缘是什么?”,

    “你...你都知道了?”,

    陆鸿心中赫然一惊,一时间警惕心大起。

    语真却只淡淡地道:“你在我的眼中没有秘密可言”,

    冷汗突然从额头流出,语真的真实身份已经呼之欲出,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这少女虽然修为还远没有恢复,但却绝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,而是财神阁那等可怕势力的主人,纵然修为受损,但那份眼力和许多手段犹在,自己在她的眼中的确是没有秘密可言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天来和她屡屡斗智,自诩聪明的自己一直以为是她被蒙在鼓中,直到这时才明白,自己对于她的了解仍旧仅限于一个身份,而自己对她已经没有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语真却不打算在这个时候与他撕破脸皮,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,道:“你既在那位梅姑娘的住处看过剑术秘典,想来她的身世应与前代剑侠有关,但纵然是前代的名侠对太阴神剑也不会太了解,因为真正的太阴神剑当世除我以外,没有人真正见过”,

    “一阴一阳之谓道,世上既有阴剑,自然也有与之对立的阳剑;与太阴神剑阴阳相对的剑法名为蚀日圣剑,太阴神剑,蚀阳圣剑阴阳合一可复现太初之象,所以这两门剑法才会被称为仙人之?!?,